隨意瀏覽部落格時,看到了這篇文章,講述黑心媒體在莫拉克颱風期間,如何利用民眾的悲情轉換成收視率的來源。他們打著正義的口號,騙取災民的信任,然而災民所提供的地址、線索、資料,最大的作用就是提供媒體在營光幕前作秀,而那些眼淚、那些呼喊、那些掙扎卻也隨著節目結束而被媒體置之不理。

我很配服作者勇敢的寫出事實的真相,卻也很心疼他因為這件事遭停職處份。僅是小蝦米的我們,很難對抗喪盡天良的大鯨魚,但我相信,只要集結上百、上千、上萬的力量,正義終會凌駕於邪惡之上!

原文如下:

無聲哀號

八八水災,一場措手不及的苦難鋪天蓋地而來,還無法消化所有訊息,只能眼睜睜看著人間煉獄不斷折磨那些良善人們。

原以為,可以本著職業上的優勢,盡點微薄心力,搶下飛快流逝的時間,也許在我們所不知道的地方,能讓一家人團圓過日。

早晨八點過後,一通天外飛來的Call-Out電話,讓我萌生上述希望;鄒先生在話筒那端懇求各方人士前往甲仙救援,一串地址在他口中像是不斷的祈禱般念著,我急著想打上完整內容卻聽不清細節,沒想到的是,我問出的話只得到這樣的回應「為什麼要打地址?為什麼要通報?民眾只是打進來和主播講一下而已啊!」不能明白,我們這麼做為了什麼,一份媒體應盡的道德又在哪裡,一間企業該負起的社會責任是否已經盪然無存。

無法理解的情緒持續,直到一小時後我懂了,原來我們狠狠的利用人民脆弱著急的心情,做為新聞內容的來源,原來我們狠狠的利用人民,做為免費記者報馬仔,好讓各位嬌貴的記者同仁們穿著美麗高尚的衣裳在安全無風雨之處遊走,在辦公室裡看著電視畫面做虛偽致極的電話連線,佯裝出急迫擔憂口吻。

接下去的每小時新聞,民眾依舊抱著一絲希望,也許能在我們身上看到奇蹟,盼望我們能迅速為他們發聲聯繫,可能再等一下下親人就會有消息傳回來,人們不斷Call-In,我們也死皮賴臉催促著快打電話吧,我們可以幫你的忙會幫你通報相關單位,事實是什麼,只是成堆寫滿名字電話地點的小字條躺在無人理會的桌上,四面八方的小小期盼,全成了沒有出口的垃圾;不能接受,我四處問著答案,只不斷得到一抹詭異的微笑配合一個“噓”的手勢,早上八點到下午三點,沒有人去理會過那些上過線哭泣拜託求求你的悲傷絕望。

多麼可笑,具有龐大聚眾力量的媒體,為了模仿為了收視為了效益,寧可背棄該有的職責反叛痴痴相信我們的群眾,不惜撒下漫天大謊,主播們信口開河裝出關懷神情,編輯們加派人手接聽電話,負責送出字幕的我們也不斷配合演出,送上Call-In電話吸引人們成為犧牲品,消費他們的悲痛踐踏他們的親人撕扯他們的等待,我們不斷質疑這般行徑卻只是對牛彈琴,無奈的悲哀之下,我們成了黑心企業共犯結構的一員,做了羞恥之事卻無法逃脫,淚流滿面卻無能為力,一齣齣噁心戲碼,還在上演,沒有資格大聲嚷嚷,因為明天後天的我們,仍繼續打鴨子上架強迫演出。

繼續違背良心吧,你們的無恥惡行會有報應之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flower 的頭像
superflower

花的姿態

superfl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